安年年呐

尤金女皇脚踏星辰/不喜欢白宇和朱一龙。

#汉服正片#

        一春梳洗不簪花。
孤负几韶华。
       

——————————————————————————————————————

出镜:安年(原po)
       三岁半
摄影&后期:椋景
妆娘:米兹
文案:安年
排版:梳子
棚子:筝筝
服装:如梦霓裳[天仙子]&国色芳华[凌香客]
        汉尚华莲
后勤:九秋 @九啾芭十嘿
       千秋  @松野家隔壁的王太太
        米兹





终于发出来啦!(多年的拖延症)
表白全员!你们都是大天使!!!!

#汉服正片#

                    明朝又是孤舟别,
     愁见河桥酒幔青。

————————————————————————————————————
出镜:安年(原po)
       尔卓
摄影&后期&排版&棚:瞳
服装:国色芳华 凌香客
                           香馥
后勤:九秋 @九啾芭十嘿
        千秋 @松野家隔壁的王太太

【汉服预告】

          一春梳洗不簪花。
孤负几韶华。

——————————————————————————————————————

出镜:安年(原po)
       三岁半
摄影&后期:椋景
妆娘:米兹
服装:如梦霓裳[天仙子]&国色芳华[凌香客]
        汉尚华莲
后勤:九秋 @九啾芭十嘿   千秋 @松野家隔壁的王太太    米兹

[郑开司x安藤] 幼儿园(上)

《君语》坑了坑了坑了……
想写小时候的他们是什么样的呀。
全员幼崽向,严重ooc,严重ooc ,严重ooc
微妙的有些安德森x安藤的戏份在里,介意慎戳!!
我好困啊。
————————————————————————————————————————————————

1.


“今天想不想去幼儿园?”

安德森如是问道,此时此刻他正用不太熟练的手法帮安藤梳头,小孩子细软的黑发不时从他的指缝间滑过,这双手签署过无数的文件,却始终学不会如何整理头发。

但他仍每天乐此不疲。

安藤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没什么表情。

“想。”

“为什么想呢?”

安德森试图将头发绑起来。

“因为有先生。”

安藤抬眼看向镜中映出的安德森,他说完这句话时皮套又一次崩开,安德森不由得低声字正腔圆地咒骂一句,安藤面不改色地递过去一个发绳。

“安藤,如果你不想上学的话,我们可以请假,你还是会陪在我的身旁。”

也不用再管这见鬼的头发。

安藤看着对方越来越不耐烦的表情,毫不犹豫地接口道,“先生,我不想去幼儿园。”

“可我请假的话,幼儿园又会少一名老师,班级就会翻了天,幼儿园就有可能倒闭,我就要回去继承百亿家产。那样的生活太痛苦了,不是吗?”

安藤垂下目光,他感觉到上司已经把他的头发整理好了。

“一切服从先生安排。”

“人应该有契约精神。”

“是。”

“带上敬语,我不记得我有把你教得这么没大没小。”

“抱歉,先生。”

安藤语气中却毫无愧歉的意思,他的上司有时会接近变态地注重礼节问题,有时对家族长老们又没有半分尊敬。

这种的训斥多半是心血来潮顺嘴一说,过后根本不会被记得。

呵呵,阴晴不定安德森。

安藤面无表情地跟在安德森身后,随他一起钻上开往幼儿园的汽车。




2.


郑开司是新转来的小朋友,生的俊俏嘴又甜,被刘青誉为“整个院里最聪明的小孩”,逢年过节的表演担当,会在长辈面前背诵九九口诀圆周率。

他的父亲是幼儿园里的数学老师,而他本人也思维活跃反应敏捷,深得老师的喜爱。

也深受同学喜爱。

但这位人类幼崽是典型的人前乖巧人后熊,趁着老师在黑板写字就偷偷和旁边的人唠嗑传条吃东西,班级里出现嘈杂之声十有八九是他搞出来的,被逮到批评后的态度永远都是虚心认错坚决不改。

他自己闹也便罢了,偏偏还会带动周围同学,李军和小胖就是典型案例,区别是后者偷偷闹,前者总背锅。

但是李军又是郑开司同学的坚决拥护者——大概是因为有了开司之后他数学作业和成绩有了质的飞跃。

同理可证考试时坐在开司周围的一圈小朋友。

如果你想变强,那不妨给坐在窗边第三座的郑开司一颗糖。

李军如是说。

张景坤小朋友呵呵一笑,不予理会,顺便在李军同学迷茫的眼神中拿了他三块饼干。

“一会儿安德森老师要回来考语文,你不去背?”

他把饼干含在嘴里,漫不经心地提醒道。

郑开司是个标准理科大佬,但是他的确不擅长各类文科科目,自然也无法给李军等人提供任何帮助。

安德森老师很快回来,他像举行某种仪式般用拐杖敲敲地板,然后才开始考试。

考的是英语。

成绩公布后张景坤小朋友果不其然位列第二。

他抬眼看向榜单,咬碎了最后一块饼干。

第一是安藤。




3.


说起安藤,他和郑开司一样属于身份特殊的关系户。

只不过他的背景更大一些,因为安德森不止是位人民教师,还是这家幼儿园的园长兼投资方。

是挥挥手就可以让某家集团破/产的英雄人物。

郑开司讲义气没脾气,尊敬师长团结同学,大家都很喜欢他。

安藤却冷冰冰的没什么表情,走路吃饭一举一动都是矜贵而傲慢,自带贵族人家高傲气场,鲜少理睬他人旁事,唯一能引起他情绪变动的只有安德森。

他也只关注安德森,安德森教的内容他必定要考满分,上课时能注视上司便绝不望向窗外,直到对方忍无可忍地踱到他身边,用拐杖敲打敲打桌子,“看我干什么?看书!”

卢卡一直怀疑安藤的真实身份是特/工,因为他的侦/查能力实在太过一流——只要安德森稍微有些风吹草动,安藤这面绝对第一时间警觉起来。

因此当每当安藤突然表情肃穆正襟危坐时,同学们也会立刻停止讲话传条变成乖宝宝认真听课,不多时安德森便会出现在后门,透过玻璃看看这一班表现良好的小朋友,欣慰地点点头然后走回办公室。

安藤其实不太理解同窗们的这种行为,但他也不在乎自己是否只是充当一个雷达,毕竟旁人的任何看法都与他无关,他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去关心安德森,尽管后者有时并不领情。

如果不是郑开司主动来招惹,他甚至都不会注意到班里多来了一个人。


“听说你文科很强啊。”

郑开司小朋友一脚踩上安藤面前的凳子,叉着腰下巴微昂,他身后不远处站着一脸迷茫却要跟着装酷双臂交叉的李军和含着棒棒糖正在推眼镜的罗小胖。

下一刻郑开司又迅速地坐到那凳子上,凑到安藤面前递给他一把糖。

“咱俩做个朋友呀?”

他乌亮的眼眸直直看向安藤,一脸期待地开口。

“你带带我的语文,我帮帮你的数学——我每天的糖分你一半。怎么样?”

安藤专注于上司布置下的英语作业,头也没抬就拒绝了。

郑开司愣了一下,有些不解地问,“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这个交易于他而言太过赔本。

安藤合上书,冷静而坚定地道,“我理科也很强。”

无论是数学,还是理综。

更何况朋友这个东西,不是最没用的吗。




4.


郑开司同学受到了莫大的打击与羞辱。

很好,小伙子,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知道吗?你这是在玩火。

郑开司决定有事没事就去撩安藤,对方越是不搭理他他就越是积极,拿出了对待数学大题的刻苦钻研精神,不把安藤的内在明明白白地解开便绝不放弃誓死不休。

但他逐渐发现安藤也并不是非常冷漠,和他聊天扯皮他可能不会搭理自己,但如果是向他求教,哪怕再幼稚的问题他也会认真思索并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即使是重复地问同一个问题他也只是会觉得你的智商如此,没有办法,不会歧视,不会生气。

他为什么不会生气呢?

郑开司很疑惑,于是他的目标从逗安藤说话变成了惹安藤生气。

“安藤,你的作业本不小心被我扯下一个角。”

“粘上。”

郑开司没有回答,只顺手把那片纸扔进垃圾桶,安藤瞥了一眼,又沉默着继续看自己的书。

“你生气了吗?”

郑开司凑过去看着他。

“没有。”

安藤依旧冷静,“你文科不好,无法理解中文意思也实属正常。”

“……”

郑开司转头把它捡起来,撅着嘴吭哧吭哧给他粘好,“给你!”

安藤微微颔首,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

书皮上印着“如何与思考障碍人士理性交谈”。



5.


安德森老师最近也很困扰,他同事的儿子——那个名叫郑开司的小男孩,真是皮得不行。

可能是他们老了吧,跟不上年轻小伙子的新潮思维。

“等一下,‘们’里不包括我”

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数学老师举手声明,手里还捏着半杯可乐。

“我可是紧跟时代步伐,再说小孩子之间闹一闹不是很正常的嘛,中老年人就不要干涉他们的日常交往了。我看我家开司和安藤玩的挺好呀”

安德森冷哼一声,收起教案转身走向自己班级,他其实还不怎么想回班,因为现在他一回班,郑开司就会哒哒哒地跑过来问他,“老师老师,安藤为什么不生气呢?他为什么不生气?”

那边的安藤就会不紧不慢地投过来淡然平静的目光,郑开司似乎也不是真的想知道答案,因为他很快就回去,继续自己新一轮的尝试。

可今天不一样,安德森走进教室的时候所有的小朋友都很安静,眨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乖巧地看着他。

——在他进来之前,安藤刚刚一脚踹翻了罗小胖的桌子,那些削好的铅笔从课桌中噼里啪啦地掉下来,连带着一把包装精美的糖,罗小胖闻声瑟缩了一下,推推眼镜一言不发。

安德森看向站在教室中央的男孩,对方也正抿紧唇沉默着注视着他,这之前可能还有一场恶战——因为他的头发已经完全散了下来,碎发凌乱地垂在耳畔,安藤手里还死死地握着那条发绳,他就这样执拗地站在原地。

安德森竟然从那样一双摄人的眼睛中读出了几分委屈的意味,他又想起来捡到这个小孩的那天,明明虚弱地不堪一击,却要全身戒备恶狠狠地露出獠牙,又是生怕被抛弃。

“……先生。”

最终还是对方先垂下目光敛起戾气,安德森不由得在心里嗤笑一声——倒像是他欺负了小孩似的。

“老师,和安藤没有关系!”

安德森这才瞅到被安藤护在后面的郑开司,只见他握住了安藤的手把他往自己身后扯,“是我和罗小胖之间有矛盾,和安藤没关系。”

小小的孩子眉眼之间满是英气,墨黑的眼眸熠熠生辉,好像今天安德森没分出个公道是非他就不会让别人碰安藤一个手指头。

气势倒是足,可你猜猜他会听谁的话?

安德森正欲嘲讽又被李军打断。

“不不不老师,开司他也是受害者”

李军拽着郑开司的袖子使劲扯三扯,可后者并不理他,而是抱着无所畏惧正面刚的态度直视安德森,誓与恶/势/力斗争到底。



李军:不开司!你不是!

安德森:呵呵,好一出同学情深的感情大戏。


[郑开司x安藤]吻手礼

二刷的时候一直在舔安藤x也一直在注意开司的情绪变动。
从他对刘青的态度来看我觉得这是一个对自己喜欢的人,或者说对自己重视的人都是又皮又好,还会撩(虽然撩得很umm)。
想和我弟一起去三刷,结果现在这个排片量啊真是太心塞了,宣传团队是集体跑路了吗??难过死了。
这个文是之前设想的场景扩写,安德森慈父视角bu
卢卡小天使也是超可爱的啊啊啊
《君语》那篇还在写!下次更!
把郑开司拉过来和安藤做同事是 @天凉好个秋。 的梗,哈哈哈特别好玩。
————————————————————————————————————————————————

1.跟我可皮。

郑开司独自一人待在大厅偏远的角落,他抬头看着棚顶繁复的雕刻,注视得久了,那昏黄的光线便在他眼前晕成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幻影。

但他现在并不想当一个小丑,尤其是在这么温暖的光下,他只觉自己的外表会被渲染出几分饱经风霜的沧桑模样。

那也有点太滑稽了。

郑开司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好受些之后又放松下身体倚着墙,状似百无聊赖地用手指不住地拨弹着糖果盒,金属盒盖每次撞击都会发出不轻的声响。

刘青曾不止一次地和他说这样会吵到病房里的人,希望他可以注意一下这个习惯。

管不住啊。

郑开司这样想,将糖盒再次弹开。

突然他瞥到一队黑色身影正在大厅中无声疾行,为首之人面上没什么表情,却透出一种威严冷硬的气势。

点正。

郑开司忍不住笑了一下,朝嘴里扔颗糖,便动作利落地站起来从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




“这位绅士,请你等一下。”

安藤脚步应声而顿,他身后的下属似乎想有所行动,但在统领的示意下仍停止了动作。

安藤的目光则从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过面前的青年,他开口,声音沉静如常。

“郑开司先生,您有什么事?”

郑开司只是微笑地注视着他,忽然在赌场围观群众的惊呼中半跪下来,甚至牵起安藤的手放置唇边落下一吻。

如果有可能,他真想看看墨镜后面那双墨绿色的眼眸是否还是波澜不惊。

“安藤,万千星辰都比不上你,你的眼睛真是比赌/桌上的钻石还要耀眼。”

安藤沉默着眯起眼,忽然翻手扣住郑开司的下巴,声音冷冽。

“郑开司,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安德森先生时间宝贵,我没工夫浪费在你身上。”

“是吗?”开司笑了一声,偏头舔吻一下安藤的手,黑曜石般的眼眸却始终紧紧地盯着安藤,眼中笑意逐渐隐没。

“那不如,你陪我来一局?”

“输赢与否,皆由对方处置。”

“怎么样,你敢吗?安藤。”





郑开司只觉得对方那冰刀似的视线似乎逐渐要凝成实体,但出乎意料的是,安藤却忽然松开手。

郑开司一愣——他似乎听见对方发出一声清清浅浅态度微妙的嗤笑。

但不等他回神,安藤已目视前方长腿一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他身后的下属自然紧跟统领的步伐,同样昂首挺胸地绕过郑开司。

目睹了全过程的卢卡看了看维持姿势跪在原地若有所思的青年,不由得也发出一声嗤笑,他抱臂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郑开司。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把情话说得这么土的,我昨天是怎么教你的?真让我失望。”

郑开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点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逃跑还跑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他忽然一顿,又抬头瞅了一下卢卡,“还有这么嚣张的手下败将。”

卢卡立刻瞪了一眼这个不太友好的中国小伙子,手指用力点了点对方的胸口。

“听着,郑开司。我重申一遍,不,两遍,我当时只是一时大意,那并不是我真正的实力,不是!”

“哦。”

郑开司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他其实不讨厌面前的这位青年,甚至可以说是很欣赏。

当然,也很乐意看他恼怒生气的样子。

但此时郑开司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它们总飘向安藤离去的方向。






“我以为你会答应他的挑战,安藤。”

安德森接过对方双手奉上的热茶,轻抿一口后忍不住在心里发出赞赏——他的这位助手,手艺可真是越来越好了。

而安藤并不知上司的内心活动,他只是垂下目光,过了一会儿才闷闷地开口。

“您曾教育我,不要再沾手赌/博。”

鞭/打与改造,抚/慰或告诫,都不过是诸多教育手段之一。

安德森闻言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安藤,你这是在责备我吗?”

“属下不敢。”

安藤毫不犹豫地朝安德森屈膝而跪,而后者只是再呷了一口茶,对安藤的行为视而不见。

当时钟秒针转过几圈后他才把捧着的茶杯放回桌上,开始审查送上来的报表,直到那杯热茶已然凉透时安德森才开口,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下去吧。”

“是。”

安藤立刻站起来,躬身行一礼后转身目不斜视地走出房门。

门被扣上后安德森忍不住将手里的报表扔回桌上。

这个混小子。

安德森不明白自己用心良苦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是一心为了安藤好呀,小孩子不懂事等他大了就能明白自己老板的伟大了。

现在是遇上了叛逆期了吗?

安德森想了想,这好像也不是安藤第一次和他生闷气了。

而究其根本,似乎都是因为郑开司。

那个有趣的年轻人。





算了。

安德森长吁一口气,谁让他是如此大度。

小孩难得生气一次,他就降尊纡贵地去哄哄吧。




于是第二天安藤推开上司办公室的门时,看到的就是郑开司懒散地窝在沙发上用手机玩着游戏,略显嘈杂的声音混杂在高雅空灵的乐曲中,安藤只觉得自己的头嗡得一声,即将炸开。

“安藤。”

他听见自己老板在叫他,于是恭敬如常地行了礼。

“先生。”

安德森满意地点了点头,朝郑开司的方向扬起手掌。

“这是你的新同事。”

郑开司应声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安藤沉默着站在原地,但安德森却能感觉到他这位助手的脸可是“啪叽”一声沉下来了。

这已经不是interesting了,这简直是amazing

除他之外还是第一次有人能把安藤的情绪影响得这么大。

安德森倒在座椅上,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他盯着对方,声音微沉再唤一声。

“安藤。”

被点到的名的人应声而动,面无表情地走向郑开司,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郑开司则挠挠头,忽然笑了起来,他俯身上前目光诚恳。

“安藤先生,我这手握一次三颗星,外加十万美金。”

下一秒那手上的力道猛地加重,似乎就要捏碎他的手骨,郑开司着实疼得不轻,但他仍旧笑着对视安藤眼眸,即使那之中晦暗不明,郑开司觉得自己也愿意溺/死在那片深渊。

“握手的话是这个价格。”

“不过,吻手的话,免费。”

“我吻你也行。”












————————————————————————————————————————————————
安藤表示老板是我不好用还是不好看?为什么用郑开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bu

@你是年少的欢喜  说好的艾特











[安德森x安藤]君语

ooc呀……最近状态一直不好找不到感觉,好难过。
这个其实也没写完,我的主要目的是想开车啊啊啊啊
私设又多又杂,没补原著是我的罪/过嘤嘤嘤
安藤小哥哥真好啊我爱他一辈子!!
递武/器的时候安藤大爷表示无所畏惧,不怕反水——反正他们也打不过我bu
————————————————————————————————————————————————

挣扎于黑暗之中,却偏要匍匐而行去接触光芒。


世人惧我厌我,而您只想看我挣扎,看我绝望。





暖色的灯光温和地投射在地板上,光洁的地面立时映出一个个光晕,而与之极不搭调的,是隐约而来的飘渺乐声。


安藤对这清冷高雅的曲调再熟悉不过……这是他上司的太太最喜爱的唱片。


也是他最厌烦的唱片。


安德森会将它每日循环播放,甚至会在某些时刻会将声音调的更高。


那次的围剿行动出了纰漏,当他被带着倒刺的铁/鞭反复抽/打时,安德森则是微笑着坐在刑/房一侧,双腿交叠悠闲地欣赏美妙的乐曲,指尖轻敲桌沿无声打起节拍。


他已经经受了两轮盐水的洗礼,背早已被打的血/肉/模糊,等到他意识/迷/蒙地倒在地上,安德森才终于愿意靠近一点,半蹲下来,用手指温柔地卷起安藤一缕汗湿的发,灰蓝色的眼眸弯成一泊清泉。


“好听吗?”


“安藤。”


他轻笑着说。


短短几字,便将这旋律恶狠狠地印刻在大脑深处,以至于安藤之后每次听到这乐曲,脊背都会隐隐作痛。


他们本就生活在黑暗之中,光明带来的只有毁/灭。


安德森不厌其烦地用多种方式将这个道理教给他。


但是上司本人却似乎很乐意将基地建的越来越温暖。


其实您本不必这样。


安藤唇角微勾,墨绿色的眼眸中散发出冷冽阴寒的光芒。


我们这些人中,有哪一个能离开您呢?


——一切皆如您之所愿。






守在两旁的下属见到安藤纷纷颔首行礼,而后者目不斜视地越过他们,唇角紧抿透出刚毅冰冷的弧线。


转过走廊,他伸手将外套衣扣一粒粒解开,到达门前时刚好脱下,便顺手扔给身旁下属,连带着身上所有的武器。


“退下。”他伫于门前侧头示意。


“是。”


下属的目光从不敢越过领队的脖颈,他们敛起目光行礼后匆匆走开。


只是从衣服上透出的血/腥/味却让那个黑衣人感到些许迷茫,不确定这气味是否来自于自己那个有轻微洁癖的头目。


而安藤,在推开门的瞬间蛰伏起所有肃杀的气势,他反手扣上门,摘下墨镜面色冷峻地走到安德森脚边半跪下来。


“主人。”


而此刻的安德森似乎只对手里的书充满兴趣,他撑着头目光专注于那一行行繁密的文字,并不对脚边的人作出任何回应。


安藤的眼睛微微黯淡,他垂下视线,在原地维持一个姿势沉默而顺服地跪着。


安德森自顾自地读了一个钟头,待手中书页又翻过一折时,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唤到,“安藤。”


“属下在。”


安藤应声将头俯得更低,安德森将手按在安藤递过来的脑袋上并且不算温柔地揉了揉,灰蓝色的眼眸状似温和地看向对方,“你还真是长进了不少。”


他合上手中的书将其随手置于桌上,另一只手的指尖则沿着安藤脸上奇异的斑纹徐徐而下,最终拂上他的唇瓣缓慢摩/挲。他能感受到那具身体随着他的触碰和话语而微微颤抖。


“1分14秒才完成任务,甚至还受了伤。”


安藤抬起视线,直直撞进那汪洋深邃的眼眸,但他能做的只是沉默着抿紧下唇,没有反驳,却也没有愧歉。


安德森似乎有些失望,他颇为无奈叹了口气,接着便将两指挤进安藤的嘴里,过程中几乎没遇到什么阻拦,即使在他如此强硬的翻/搅之下,安藤也只是将嘴张得更开以方便他的动作,尽量小心着不让对方的手指被自己的牙磕到。


直到那手指在他喉处勾了一下,安藤终于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安德森抽出手指,一边看着他被呛得眼眶发红的模样,一边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手指擦干净。


“早就告诉过你,仁义与心软只会让你走向灭/亡。”


“属下知错,请您责/罚。”


安藤垂下目光,双手恭敬地放在两侧。


安德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将用过的手帕扔在安藤的脸上,看到对方身体明显一僵。


“那不如,再去实验室改造一圈?”


而安藤的衣裳,顷刻间便被他沁出的冷汗浸透。

他唇瓣有些颤抖,但沉默半天最终只低低地回应。

“是。”

安德森盯着眼前这个乖顺得让人挑不出毛病的下属,忽然笑起来,他把安藤拉到自己怀里,看着对方有些慌乱又不敢挣扎的模样,知道他正绷起全身的肌肉尽力不让重量压到自己——可惜他并不想让他如愿。

安德森摸到对方腰上的伤口,使力一按便感觉到怀里人呼吸一窒。

似乎是伤得很深,也很疼。

——但那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安藤。”

他咬了一下对方的耳朵,感觉到对方一瞬间僵硬的身体,手掌仍旧不依不饶地滑到了安藤的臀/部。

“有些时候,你要做的不是顺服。”

“而是撒娇。”

















十八岁的成人礼呀🎵


几日行云何处去?
忘却归来,
不道春将莫。

暮雨初霁,玉花将歇。
我循着星光,却再也找不见你的身影。
你说要去远方
从此再无归期
不见你以江山为聘
不见你以四海为家


朔雪飘摇,风华不复。
这明明,不是你描绘给我的世界。
德音既违
又何苦徒留我一人
流连徘徊于这一方梦境。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双燕飞来,
陌上相逢否?
撩乱春愁如柳絮。
悠悠梦里无寻处。



——“你究竟何时,才会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