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年年呐

尤金女皇脚踏星辰/不喜欢白宇和朱一龙。

[郑开司x安藤]吻手礼

二刷的时候一直在舔安藤x也一直在注意开司的情绪变动。
从他对刘青的态度来看我觉得这是一个对自己喜欢的人,或者说对自己重视的人都是又皮又好,还会撩(虽然撩得很umm)。
想和我弟一起去三刷,结果现在这个排片量啊真是太心塞了,宣传团队是集体跑路了吗??难过死了。
这个文是之前设想的场景扩写,安德森慈父视角bu
卢卡小天使也是超可爱的啊啊啊
《君语》那篇还在写!下次更!
把郑开司拉过来和安藤做同事是 @天凉好个秋。 的梗,哈哈哈特别好玩。
————————————————————————————————————————————————

1.跟我可皮。

郑开司独自一人待在大厅偏远的角落,他抬头看着棚顶繁复的雕刻,注视得久了,那昏黄的光线便在他眼前晕成一个个光怪陆离的幻影。

但他现在并不想当一个小丑,尤其是在这么温暖的光下,他只觉自己的外表会被渲染出几分饱经风霜的沧桑模样。

那也有点太滑稽了。

郑开司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好受些之后又放松下身体倚着墙,状似百无聊赖地用手指不住地拨弹着糖果盒,金属盒盖每次撞击都会发出不轻的声响。

刘青曾不止一次地和他说这样会吵到病房里的人,希望他可以注意一下这个习惯。

管不住啊。

郑开司这样想,将糖盒再次弹开。

突然他瞥到一队黑色身影正在大厅中无声疾行,为首之人面上没什么表情,却透出一种威严冷硬的气势。

点正。

郑开司忍不住笑了一下,朝嘴里扔颗糖,便动作利落地站起来从另一个方向绕了过去。




“这位绅士,请你等一下。”

安藤脚步应声而顿,他身后的下属似乎想有所行动,但在统领的示意下仍停止了动作。

安藤的目光则从始至终都未曾离开过面前的青年,他开口,声音沉静如常。

“郑开司先生,您有什么事?”

郑开司只是微笑地注视着他,忽然在赌场围观群众的惊呼中半跪下来,甚至牵起安藤的手放置唇边落下一吻。

如果有可能,他真想看看墨镜后面那双墨绿色的眼眸是否还是波澜不惊。

“安藤,万千星辰都比不上你,你的眼睛真是比赌/桌上的钻石还要耀眼。”

安藤沉默着眯起眼,忽然翻手扣住郑开司的下巴,声音冷冽。

“郑开司,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安德森先生时间宝贵,我没工夫浪费在你身上。”

“是吗?”开司笑了一声,偏头舔吻一下安藤的手,黑曜石般的眼眸却始终紧紧地盯着安藤,眼中笑意逐渐隐没。

“那不如,你陪我来一局?”

“输赢与否,皆由对方处置。”

“怎么样,你敢吗?安藤。”





郑开司只觉得对方那冰刀似的视线似乎逐渐要凝成实体,但出乎意料的是,安藤却忽然松开手。

郑开司一愣——他似乎听见对方发出一声清清浅浅态度微妙的嗤笑。

但不等他回神,安藤已目视前方长腿一跨,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厅。

他身后的下属自然紧跟统领的步伐,同样昂首挺胸地绕过郑开司。

目睹了全过程的卢卡看了看维持姿势跪在原地若有所思的青年,不由得也发出一声嗤笑,他抱臂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郑开司。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把情话说得这么土的,我昨天是怎么教你的?真让我失望。”

郑开司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点点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逃跑还跑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他忽然一顿,又抬头瞅了一下卢卡,“还有这么嚣张的手下败将。”

卢卡立刻瞪了一眼这个不太友好的中国小伙子,手指用力点了点对方的胸口。

“听着,郑开司。我重申一遍,不,两遍,我当时只是一时大意,那并不是我真正的实力,不是!”

“哦。”

郑开司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他其实不讨厌面前的这位青年,甚至可以说是很欣赏。

当然,也很乐意看他恼怒生气的样子。

但此时郑开司却管不住自己的眼睛——它们总飘向安藤离去的方向。






“我以为你会答应他的挑战,安藤。”

安德森接过对方双手奉上的热茶,轻抿一口后忍不住在心里发出赞赏——他的这位助手,手艺可真是越来越好了。

而安藤并不知上司的内心活动,他只是垂下目光,过了一会儿才闷闷地开口。

“您曾教育我,不要再沾手赌/博。”

鞭/打与改造,抚/慰或告诫,都不过是诸多教育手段之一。

安德森闻言有些惊讶地睁大眼睛,“安藤,你这是在责备我吗?”

“属下不敢。”

安藤毫不犹豫地朝安德森屈膝而跪,而后者只是再呷了一口茶,对安藤的行为视而不见。

当时钟秒针转过几圈后他才把捧着的茶杯放回桌上,开始审查送上来的报表,直到那杯热茶已然凉透时安德森才开口,声音中听不出喜怒。

“下去吧。”

“是。”

安藤立刻站起来,躬身行一礼后转身目不斜视地走出房门。

门被扣上后安德森忍不住将手里的报表扔回桌上。

这个混小子。

安德森不明白自己用心良苦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是一心为了安藤好呀,小孩子不懂事等他大了就能明白自己老板的伟大了。

现在是遇上了叛逆期了吗?

安德森想了想,这好像也不是安藤第一次和他生闷气了。

而究其根本,似乎都是因为郑开司。

那个有趣的年轻人。





算了。

安德森长吁一口气,谁让他是如此大度。

小孩难得生气一次,他就降尊纡贵地去哄哄吧。




于是第二天安藤推开上司办公室的门时,看到的就是郑开司懒散地窝在沙发上用手机玩着游戏,略显嘈杂的声音混杂在高雅空灵的乐曲中,安藤只觉得自己的头嗡得一声,即将炸开。

“安藤。”

他听见自己老板在叫他,于是恭敬如常地行了礼。

“先生。”

安德森满意地点了点头,朝郑开司的方向扬起手掌。

“这是你的新同事。”

郑开司应声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安藤沉默着站在原地,但安德森却能感觉到他这位助手的脸可是“啪叽”一声沉下来了。

这已经不是interesting了,这简直是amazing

除他之外还是第一次有人能把安藤的情绪影响得这么大。

安德森倒在座椅上,饶有兴趣地摸了摸下巴,他盯着对方,声音微沉再唤一声。

“安藤。”

被点到的名的人应声而动,面无表情地走向郑开司,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郑开司则挠挠头,忽然笑了起来,他俯身上前目光诚恳。

“安藤先生,我这手握一次三颗星,外加十万美金。”

下一秒那手上的力道猛地加重,似乎就要捏碎他的手骨,郑开司着实疼得不轻,但他仍旧笑着对视安藤眼眸,即使那之中晦暗不明,郑开司觉得自己也愿意溺/死在那片深渊。

“握手的话是这个价格。”

“不过,吻手的话,免费。”

“我吻你也行。”












————————————————————————————————————————————————
安藤表示老板是我不好用还是不好看?为什么用郑开司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bu

@你是年少的欢喜  说好的艾特











[安德森x安藤]君语

ooc呀……最近状态一直不好找不到感觉,好难过。
这个其实也没写完,我的主要目的是想开车啊啊啊啊
私设又多又杂,没补原著是我的罪/过嘤嘤嘤
安藤小哥哥真好啊我爱他一辈子!!
递武/器的时候安藤大爷表示无所畏惧,不怕反水——反正他们也打不过我bu
————————————————————————————————————————————————

挣扎于黑暗之中,却偏要匍匐而行去接触光芒。


世人惧我厌我,而您只想看我挣扎,看我绝望。





暖色的灯光温和地投射在地板上,光洁的地面立时映出一个个光晕,而与之极不搭调的,是隐约而来的飘渺乐声。


安藤对这清冷高雅的曲调再熟悉不过……这是他上司的太太最喜爱的唱片。


也是他最厌烦的唱片。


安德森会将它每日循环播放,甚至会在某些时刻会将声音调的更高。


那次的围剿行动出了纰漏,当他被带着倒刺的铁/鞭反复抽/打时,安德森则是微笑着坐在刑/房一侧,双腿交叠悠闲地欣赏美妙的乐曲,指尖轻敲桌沿无声打起节拍。


他已经经受了两轮盐水的洗礼,背早已被打的血/肉/模糊,等到他意识/迷/蒙地倒在地上,安德森才终于愿意靠近一点,半蹲下来,用手指温柔地卷起安藤一缕汗湿的发,灰蓝色的眼眸弯成一泊清泉。


“好听吗?”


“安藤。”


他轻笑着说。


短短几字,便将这旋律恶狠狠地印刻在大脑深处,以至于安藤之后每次听到这乐曲,脊背都会隐隐作痛。


他们本就生活在黑暗之中,光明带来的只有毁/灭。


安德森不厌其烦地用多种方式将这个道理教给他。


但是上司本人却似乎很乐意将基地建的越来越温暖。


其实您本不必这样。


安藤唇角微勾,墨绿色的眼眸中散发出冷冽阴寒的光芒。


我们这些人中,有哪一个能离开您呢?


——一切皆如您之所愿。






守在两旁的下属见到安藤纷纷颔首行礼,而后者目不斜视地越过他们,唇角紧抿透出刚毅冰冷的弧线。


转过走廊,他伸手将外套衣扣一粒粒解开,到达门前时刚好脱下,便顺手扔给身旁下属,连带着身上所有的武器。


“退下。”他伫于门前侧头示意。


“是。”


下属的目光从不敢越过领队的脖颈,他们敛起目光行礼后匆匆走开。


只是从衣服上透出的血/腥/味却让那个黑衣人感到些许迷茫,不确定这气味是否来自于自己那个有轻微洁癖的头目。


而安藤,在推开门的瞬间蛰伏起所有肃杀的气势,他反手扣上门,摘下墨镜面色冷峻地走到安德森脚边半跪下来。


“主人。”


而此刻的安德森似乎只对手里的书充满兴趣,他撑着头目光专注于那一行行繁密的文字,并不对脚边的人作出任何回应。


安藤的眼睛微微黯淡,他垂下视线,在原地维持一个姿势沉默而顺服地跪着。


安德森自顾自地读了一个钟头,待手中书页又翻过一折时,才不紧不慢地开口唤到,“安藤。”


“属下在。”


安藤应声将头俯得更低,安德森将手按在安藤递过来的脑袋上并且不算温柔地揉了揉,灰蓝色的眼眸状似温和地看向对方,“你还真是长进了不少。”


他合上手中的书将其随手置于桌上,另一只手的指尖则沿着安藤脸上奇异的斑纹徐徐而下,最终拂上他的唇瓣缓慢摩/挲。他能感受到那具身体随着他的触碰和话语而微微颤抖。


“1分14秒才完成任务,甚至还受了伤。”


安藤抬起视线,直直撞进那汪洋深邃的眼眸,但他能做的只是沉默着抿紧下唇,没有反驳,却也没有愧歉。


安德森似乎有些失望,他颇为无奈叹了口气,接着便将两指挤进安藤的嘴里,过程中几乎没遇到什么阻拦,即使在他如此强硬的翻/搅之下,安藤也只是将嘴张得更开以方便他的动作,尽量小心着不让对方的手指被自己的牙磕到。


直到那手指在他喉处勾了一下,安藤终于抑制不住地咳嗽起来。


安德森抽出手指,一边看着他被呛得眼眶发红的模样,一边慢条斯理地将自己的手指擦干净。


“早就告诉过你,仁义与心软只会让你走向灭/亡。”


“属下知错,请您责/罚。”


安藤垂下目光,双手恭敬地放在两侧。


安德森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将用过的手帕扔在安藤的脸上,看到对方身体明显一僵。


“那不如,再去实验室改造一圈?”


而安藤的衣裳,顷刻间便被他沁出的冷汗浸透。

他唇瓣有些颤抖,但沉默半天最终只低低地回应。

“是。”

安德森盯着眼前这个乖顺得让人挑不出毛病的下属,忽然笑起来,他把安藤拉到自己怀里,看着对方有些慌乱又不敢挣扎的模样,知道他正绷起全身的肌肉尽力不让重量压到自己——可惜他并不想让他如愿。

安德森摸到对方腰上的伤口,使力一按便感觉到怀里人呼吸一窒。

似乎是伤得很深,也很疼。

——但那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安藤。”

他咬了一下对方的耳朵,感觉到对方一瞬间僵硬的身体,手掌仍旧不依不饶地滑到了安藤的臀/部。

“有些时候,你要做的不是顺服。”

“而是撒娇。”

















十八岁的成人礼呀🎵


几日行云何处去?
忘却归来,
不道春将莫。

暮雨初霁,玉花将歇。
我循着星光,却再也找不见你的身影。
你说要去远方
从此再无归期
不见你以江山为聘
不见你以四海为家


朔雪飘摇,风华不复。
这明明,不是你描绘给我的世界。
德音既违
又何苦徒留我一人
流连徘徊于这一方梦境。

风雨凄凄,鸡鸣喈喈,既见君子。云胡不夷?
风雨潇潇,鸡鸣胶胶。既见君子,云胡不瘳?

双燕飞来,
陌上相逢否?
撩乱春愁如柳絮。
悠悠梦里无寻处。



——“你究竟何时,才会来呢?”